资讯

  • 「畫以載道」任重創作臺灣首展實況(三)

 

艺术创作的师承与创新——《画以载道——任重创作台湾首展》座谈会举行

 

 

   《画以载道——任重创作台湾首展》座谈会在今天下午于台北文创大楼举行,在策展人熊宜敬老师的主持下,邀请了台湾著名的艺术专家,由各自研究领域出发,藉深厚的学术底蕴与书画创作上的实践,探讨任重绘画如何在师承历代中国绘画后,如何试图找出自己当代的面貌。

  首先任重以自己的作品《雪竹》系列出发,具体而微的谈艺术创作的心路历程与体会,他认为传统与当代不应该是对立的。以他自身为例,他从古代的画法研究推敲,体会出三种不同画竹的方式:一种是掏染、留白、空出竹的形态;第二种是用重彩,以深浅不一的绿色、花青色画出竹子,没骨的方式画竹叶;第三种的竹则是用勾勒和渲染作出来。他将这些体悟表现在《雪竹》系列中。

  任重觉得人们不应该总是想著要独创或开宗立派,一个画派的形成需要花上数十、数百年,艺术史的改变也常常是数百年的,中国绘画史上能承标百代的大师,他们共同的特徵便是能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在努力学习中成就造诣。

台北故宫博物院书画处退休人员许郭璜讲解

  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书画处服务的许郭璜,对古代书画十分熟稔,因此以大量的古代绘画比照任重作品,让观者更能明白任重的用心。他以“心手双畅,智巧兼优”,强调成就艺术家不可或缺的能力便是要有灵巧的手和思想。

  “我认為任重染红叶的方式和张大千有异曲同工之妙,无论是枝干或是叶子的破损都掌握得极好。然而最难的还是伯劳,故宫有藏李安忠的伯劳,你看出来他在脚抓住枝干的力道都有表现出来,任重的作品也是,嘴巴和脚勾的都极好,这是要很仔细观察才能看出来。”

前国立台北艺术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知名水墨画家林章湖先生讲解

  曾任台北艺术大学美术研究所所长的林章湖教授,认为每个时代都有各自的时代内容和想法,林章湖简述历代大师的艺术表现,如何破与立,融合传统并走出自己的路。他也特别提及书法在画法上的重要性,书画同源,唯有在力求书法上的锻炼,才能在书画上有更进一步的精进。此外,林章湖还为大家介绍了几位台湾突出的书画家,他们以既有中国书画的笔法,结合当今时事,表现出非常当代的面貌。他也勉励在场的朋友,一定要将基本功做好,之后结合当代思想,才能水到渠成。

国立台湾艺术大学书画艺术学系系主任李宗仁先生

  李宗仁教授为台湾艺术大学书画学系系主任,以教育指导者的身分,认为任重昨日走入校园,与青年学子分享师古而转化的真谛,以及如何师古不泥于古的关键,足以做为台湾后学很重要的范式。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赖毓芝小姐

  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赖毓芝研究员从董其昌《婉娈草堂》谈起,对于董其昌以当时极为罕见、层层叠叠平行的皴法创造的精品,其实是董其昌对王维追索多年的体悟。赖毓芝分别就任重的学习方向进行整理,无论是临摹《八十七神仙卷》与《维摩演教图》等白描人物卷,还是几幅山水作品,皆以古人风格,加入自己的现代创作,或是擷取不同时代大师的精华,在光和质感上进行各种实验,创作出有别古代的当代氛围。最后,她认为每个时代都有通往古代的方法,而古代在每个画家的手中有不同的再现,每个艺术家都有当代的议题要回应。所谓画以载“道”,更是与自然对话,从自然中开创出新的系列。

长荣大学书画艺术学系暨美术研究所助理教授邱敏芳小姐

 

  长荣大学书画艺术系邱敏芳教授言简意赅地讲出自己对任重的敬佩,并且极为赞叹任重在白描上的扎实功力,宛如笔有金刚杵,这非要下极大的功夫才能得到。此外,她也认为在《岁寒三友》中,松针非要很挺、很细才行,所以很少有人画松是用双勾,任重一定要凝定神情才能得到这番功夫。她也认为师古如果只是按照古人的画,那就没有什么意思,应该如任重一般学习古人的心态,严谨敬业。邱教授更力荐任重应该发表自己在画学上的体悟与想法。

左起重文堂董事长王文、策展人熊宜敬、台北故宫博物院书画处退休人员许郭璜、前台北艺术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林章湖、羲之堂总经理陈筱君、艺术家任重、台湾艺术大学书画艺术学系系主任李宗仁、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赖毓芝、长荣大学书画艺术学系助理教授邱敏芳

  座谈会在大家的笑谈声中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