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艺术是条朝圣路_文章_任重官网_任重_画家任重_任重博客_任重主页_艺术家_任重_官方网站_任重简介_任重作品欣赏_任重国画_任重新闻_任重展览_任重画册_

  • 任重:艺术是条朝圣路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来源: 《收藏投资导刊》 作者:李晶

 

导读:他15岁就在央视《新闻联播》中亮相,16岁时得过的大大小小奖项已经不计其数。他被誉为“当代张大千”,其作品火爆一时的情景甚至被称为“任重现象”而被业界津津乐道。没错,他就是任重。

 

可是,年少成名的背后任重有着太多的不同寻常:在“头衔热”的今天,投奔名师成为不少人成功的捷径,可他却在大学时就选择了退学;当有人以“曲高和寡”来标榜艺术的“阳春白雪”时,他却主张“艺术具有共通的感染力”,渴望将“美”带给大众;当人们往往以“技巧论高下”时,他却精于内功,潜心文学。最后,当人们以为他功成名就,坐拥奢华时,他却依旧暮鼓晨钟,笔耕不辍。有人如此评价他:“大隐而于市,玩物又不丧志;赚大钱而无需躬屈,近权贵又不必迎送;一支妙笔画尽荣华与清净。”

我当年没想着要成功

“对于您如此年轻就取得这样的声名,坊间流传很多您成名的秘诀。您认为究竟是什么造就了您今时今日的成功?”当记者问及任重有何成功秘诀时,这位成名已久的画家突然露出了孩子般的羞怯。“这个问题,我真的不会回答。其实我当年没想着要成功。”“当年我从来没想过,作为画家有一天可以成名、可以赚多少钱,那时候就是喜欢绘画,满脑子想的就是怎么样可以画的很好,画到自己理想的那个水平。”任重回答。

此话说来容易,但是“无名画家苦练技艺,为了梦想一贫如洗”的故事我们并不鲜闻。如何耐得住寂寞,度过那段清贫的时光呢?“我觉得清贫是一个必经的过程,没有必要去想这些东西。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我觉得贫贱不能移很重要。因为即使在现在,也有很多人觉得画画是没有出路的。更何况我们那个年代。所以很多学艺术的人最终都改行去做平面设计之类的。我当时也为没有收入苦恼过,但是还好,我对名和利的概念天生不强,所以能把更多的精力和心血放在绘画上,做到心无旁骛。而且我自己有另一个世界,是异常充实的。我给自己每天安排了很多的课业,需要学习的各种东西,所以生活很充实。坚持了很多年以后,也慢慢地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和欣赏,我觉得,凡事都有一个过程,就像交响乐一样。它也许开头是一段低旋律,但中间有起伏变化,最终才能酝酿出高潮。画画也是一样的道理,不可能一上来就大红大紫的。”

艺术家要忠于自己的内心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无论他的归宿是诗人还是疯子,是先知还是罪犯——这些其实和他无关,毫不重要。他的职责只是找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他人的命运——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黑塞”这是任重非常欣赏的一段话,他认为自己的命运就是画画。这条艺术的朝圣路他走得艰辛却欢喜。

“一般情况下,我都是从晚上八点开始画画,一直画到早上八点。然后睡觉,中午起床。有时候可以从下午三点钟一口气画到晚上12点。每天都是这样,站七八个小时是再正常不过的。有些人不理解,觉得很辛苦,但我不觉得。比如我们不理解那些虔诚的朝圣者,我们觉得三跪九叩、一路走一路拜简直辛苦死了。可他们不觉得,这就是信念的力量。画画对我也是一种这样的信仰。在信仰的支撑下,你不会觉得艰苦,你就觉得苦中作乐,乐在其中。”

对于他现有的成绩,他毫不在意:“这点小成绩真是微不足道。我更想说态度。一个画家你得过什么奖也好,一幅画卖多少钱也好,这都是一种外在的东西,最重要的是画本身,还有这个画家的价值观本身以及这个画家的情感本身,我认为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对于自我要求的不断提高,对于知识营养的不断汲取,任重从不觉得昨天的成功有何值得炫耀,因为他一直在不断前行。

艺术是一种信仰和态度

“只有战斗着的人可以慨叹命运,那些一开始和半途就屈服的,只能庆幸喘息。”对于艺术,任重以近乎执拗的方式在坚持。在他眼里,中国画之所以为中国画,是有其灵魂的。但是眼下却被很多人忽略了。“为什么我们在艺术上把中国画单独拿出来说,就没有波斯画,伊朗画,朝鲜画之类的说法。这就是因为我们中国画有它的内涵和底蕴——中国的文化和背景。比如说一朵牡丹,在中国人眼里就体现了我大唐国风,盛世中国等,但在外国人眼里就不一样了。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国色天香,他也不知道什么叫做花中之王,因为没有那种文化的孕育。”

“我觉得对于一个画家,什么最重要呢?我觉得是气质。绘画里的气质就是一个画家的底蕴和修养,是他的情感的一种外化,这种气质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他的技法,超过了他对色彩、对线条的运用,气质能表达出他对艺术的情感。”

任重认为多读书,理解了中国的传统文化,绘画才能“脱俗气、

洗浮气、除匠气。”在与记者的聊天中,任重对文化的理解令记者感到诧异。经史子集,信手拈来。中外名著,侃侃而谈。甚至很多冷僻的哲学书,他都有所涉猎。“中国文化真是博大精深,浩如烟海。我觉得是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掌握太多,只有就自己感兴趣或者需要的来学习,就这样,要学的东西还是很多很多。有时候好的文学作品,作者的情感很容易让人引起共鸣。比如说你到洞庭湖边上,看到了几片落叶,也许你就会想到屈原的‘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你有了这样的情感,才能创作出具有中国韵味的作品。所以文化是艺术的魂魄,这很重要。”

在采访过程中,学海无涯、艺无止境是任重反复提及的观点。对于他的成功,他一直强调不重要、没什么。“你看过《毛泽东选集》吧,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了,毛主席说这只是万里长征的一小步。所以我这点小小的成就也值得骄傲的话,那是渺小的。我觉得如果我是一个企业家,我觉得很骄傲,为什么呢?我把我的企业从一个很小的企业做到全国都知道,难道不值得骄傲吗?但我是个艺术家,很不幸,没法骄傲,因为艺术本身没有什么,真的没法骄傲,就像一个和尚可能很羡慕方丈,他觉得这个方丈太有权力了,在佛门里面那么有声望,但是这个方丈他看到的是佛法无边,自己只是一个小学徒、小沙弥而已,他就不可能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