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访_文章_任重官网_任重_画家任重_任重博客_任重主页_艺术家_任重_官方网站_任重简介_任重作品欣赏_任重国画_任重新闻_任重展览_任重画册_

  • 雅昌专访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雅昌艺术网:12月24日到12月31日期间将在荣宝斋举办“挥麈烟岚:任重十年精品展”,本次展览将展出您的68幅作品,作品题材涵盖花卉等十种,基本是您十年内各个时期的代表作,您能谈一下这次展出的作品所体现出来的您十年创作的一个变化吗?

 

任重:如果拿十年对一个艺术家做分析的话,我认为是短暂的,因为我觉得一个艺术家的艺术一生当中应该有很多个阶段,但是的确这过去的十年是研究传统技法的十年,还有传统的审美、传统的一个比较。怎么讲呢?我觉得应该也是一个比较系统的时期,在这个时期里,无论是文学、绘画,乃至于篆刻等等,我觉得是一个自己的角度。这十年里边应该有晋、唐、宋、元做过一个分析,近现代的艺术做过一个分析,还有就是明清做过一个分析,对我影响最深的还是晋、唐、宋、元,因为我认为晋、唐、宋、元的严谨和晋、唐、宋、元大的大气都不是明清画家可以有的气息。明清的艺术对近现代的艺术产生过很重要的影响,但是我认为近现代的艺术涌现出来的包括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等等大师,他们的艺术应该是远在明清之上,所以实际上晋、唐、宋、元和近现代对我产生的影响比较大。

 

雅昌艺术网:从这次您展出的68幅作品来看,您作品所涉及的题材几乎涵盖了中国画的13科,人称全才,如此广泛的涉猎既全面又精通原因何在呢?

 

任重:首先我认为作为一个画家你可以长于此短于彼,但是不能讲我一生只画过某个东西,只会画某某东西,我觉得收藏家还有艺术爱好者可以偏爱你的某一种风格,某一种题材,当然作为画家我认为还是要全面、要十八般武艺精通,为什么呢?因为山水、花鸟、人物它不光是一个单独的题材,它们之间我觉得应该是一种互相渗透的营养,一种互相渗透的养分。我们看古往今来的很多大画家,已经人物画著称于世,但是往往可以看到他的山水画同样非常精彩,我觉得作为一个画家,尤其是作为我这样年轻的画家,营养不妨更加广一些,其实就像我们做学问,经常谈博大精神,可能我将来的题材会越来越多,但是这是我在吸收的过程。我想随着时间的提炼可能题材还会有一个收的过程。
  
雅昌艺术网:任重老师您好,前不久保利拍卖现当代中国名家水墨回望三十年夜场里,您的水墨作品《释迦说法图》以高价成交,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大家惊叹您线描工夫精湛,您能否以这幅作品为例,谈一下你对线描的认识?
 
任重:首先我自己是比较虔诚的佛教徒,对佛教的经典、典籍有一定的研究。《释迦说法图》这个题材是传统绘画里经常会出现的题材,我用自己的笔触,用线描的形式来表现这幅作品,因为我对线描下过的工夫应该是最多的,中国画线描里的卷曲、飘曲,它的表现力是今人,我们看《清明上河图》,看《八十七神仙卷》,看李公麟的《维摩演教图》,他都用最简练的、用最概括的笔法表达出很繁复,表现力非常强的画面,这个中国的线描和我们看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西方的大师,比如说安格尔这些大师,他们的线描还有不同,中国画的线描有它独道的笔法和独道的表现方式,表现在面貌上有我们传统的所谓的铁线描、兰叶描、高古游丝描等等,这幅作品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做准备,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创作,主体的人物基本上用水墨线描,背景的树木、山石、溪流,我是用水墨皴擦、水墨渲淡的方式来表达,这种表达的方法在中国传统绘画里也屡见不鲜。
 
我不认为绘画的技术、技法、技巧会有过时的感觉,反而我认为用最简单、最传统的方法表现出来今天人们对艺术的理解,同样不失为一个最好的学习方法。
 
雅昌艺术网:从您的书画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十分注重古法的传承,以及文脉的延续,作品透露出古人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的一个条例,但是规矩多了,是否会约束您的这种情绪的表达,作品可能更多的透露出是您理性的一个推敲?
 
任重:首先我觉得继承传统是一个最最起码的前提和先决条件,传统它是一个从时间上,从它时间广度和它的历史长度,它沉淀下来优秀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我觉得我们今天的人不是说做得很好,而是说做得远远不够。还有一个您刚才讲到一个规矩的问题,我们常常看星空,夏季星空、冬季星空,我觉得天上的星空之所以美丽,就是因为它按部就班,各安其位,这就是一种规矩,我觉得古人讲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不以六律无疑合法,不以五音无以成六律,我觉得这个在学习上一个好的方法是必须的,还有我觉得所谓的自由一定是在严整的规矩来才叫真正的自由,你打破这种规律,树立出来一种新的所谓的自由,我相信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但是你的这个新的规矩可否有高度,可否对后代的艺术产生良好的影响,我觉得另当别论。
 
雅昌艺术网:您所追求的中国画的审美意境是什么呢?
 
任重:首先我自幼有比较古典的文学也好、艺术也好的熏陶,中国的一切艺术,我们讲一切包括政治制度等等,我觉得离不开中国的传统文化,它有儒家,有道家的,有释家的,儒家讲的中和、平正,对我的影响应该是比较深的,所以我还是比较喜欢平和,冲淡、高古的这样的一类生命。徐悲鸿先生曾经讲艺有两德,曰华贵、曰静穆,华贵不等同于浮华,我觉得华贵是一种精神的高度,是一种非常高级的精神状态,静穆呢?我认为一个人的内心静穆可以跟山川对话,我觉得一个人的内心静穆可以跟鸟兽对话,一个人的内心静穆可以跟古往今来的无数的山贤、高士、隐义可以对话,你就会打破时空对你造成的阻碍,可以说华贵和静穆是我自己追求的,无论是自己的作品,还是自己的思想是我自己追求的两个最重要的目标。
 
雅昌艺术网:大家对于您的作品在感叹技术精湛的同时也感受到您创作态度的严谨,您认为一个艺术家应该秉承一种怎样的创作态度?
 
任重:说到这个有一个比较偏激的观点,我个人认为中国的画家错误的理解孔子所说的游于艺,经常把艺术当作游戏,实际上艺术可不可以当作游戏呢?我认为是可以当作游戏,比方说苏东坡他给皇上治理天下,极为紧张、压抑之后,艺术是他放松身心、表达心灵的一个比较轻松的,他做起来非常快乐的一个方式,我认为艺术又不应该全部是游戏,应该是严谨的,应该是要有殉道者的一种态度,中国的画家从来不缺乏施花养鸟,司徒管弦的情调,我觉得缺乏的恰恰就是米开朗基罗这样的殉道者的精神。实际上我们看中国传统,古代的很大伟大的大师,比方说北宋的郭熙,他的儿子郭若兮回忆自己父亲作画的时候是怎么讲?“未动笔时,明窗净几,焚香左右,精笔墨妙,如见大宾。”就是说没有动笔之前就像是家里要来重要的客人一样,要有一个心态,端正自己的心态,要有仪式;“及动笔时,如解严敌”,我认为是精神上的高度集中,到了元以后,我认为画家的心态变得放逸,而不是放任,到了明清以后,我认为画家把艺术当成了一种发泄,这样的情绪可能更多了一些,艺术可不可以发泄?我认为可以发泄,发泄自己的感情,但是我又认为真正的主流的艺术不应该只是发泄,我觉得一个好的艺术,应该是有奔放的、狂热的,甚至是压抑的,抑郁的等等不同的情绪,在一个非常理性的情感里去流淌出来,严谨我觉得不光是绘画,是一个世间万物、万事都应该有的一个心态,当然严谨不代表紧张,我们想心要恭敬,笔要松,你的技巧如果纯情,你的心态又很严谨,在这种严谨和我们又回到刚才讲到的自由,你有强大的技术做后盾,你的心态是可以放松的,在这种放松里边可以做大从心所欲不逾矩,所以我认为画家的心态直接决定了作品的创作态度,决定了你的作品的艺术高度。
 
雅昌艺术网:您刚才也谈到了您幼成家学,您研习诗、书、画、印在每一幅您的作品中都是可以看到您对诗、书、画、印的一个经验,这四者在您作品中的位置是什么?您又如何理解诗、书、画、印与文人画的一个关系?
 
任重:我觉得中国的绘画与许多国家不同之处就在于它不光是一幅独立的画,同时它承载着作者的思想,他的修养,还有他对生活、对人生的认识,他都可以用诗、书、画、印这样一个一补充、再补充锦上添花的一个形式交织在一起充分地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我自己认为中国宋代以前绘画其实是很少有题跋、印章,那么有了苏东坡、米芾这些伟大的文人画家,他把他自身的修养带到了绘画里,又因为他自己的高度影响了后世无数的画家,我们经常讲画家的画外功,我认为不光是技巧,不光是笔墨的技巧,勾勒、着色,我认为更多的还是要有思想,要有自己的思想感情,要有中国画独特的形式,那么诗、文、题跋、印章、款式也是你画面气韵的一个组成。
 
雅昌艺术网:作品《松荫齐鸣》倍受藏家的追捧,您能否以这幅作品为例谈谈您的创作呢?
 
任重:是这样,因为我自己比较喜欢琴棋书画这样的题材,这种题材也是自己比较擅长表达的题材,我虽然爱琴,但实际上自己下棋下得不好,但是喜欢研究古代的棋谱里最早的棋谱之一,是三国时期东吴孙策对吕蒙的一局棋,我当时看了这局棋之后感觉非常精妙,所以有这张画的冲动,画面上有对弈者两人,有中年,有老年,有观棋者两人,一中年、一青年,有抱琴的童子,有捧茶的侍女,这样的画画起来从年龄上讲,有老年,中年、青年、少年,又有侍女,这个也是我比较乐于表达的题材。
 
雅昌艺术网:中国画表达就是自画像的这种题材其实是很少的,自己的形象有一幅自画像是画嵇康的那种形象,您能谈一下这个吗?
 
任重:我自己认为中国画里的人物往往其实就是作者的自画像,甚至我觉得花鸟画里的一只鸟也往往是自己作者内心的写照,甚至是一块石头,一棵松树,作者通过这些物象传达自己对人生的认识和对人生的追求,我自己之所以喜欢嵇康是因为少年时代,我总认为魏晋时期的自由,我说的是内心的自由达到了非常难以企及的高度,尤其是像嵇康这样的人品高洁、脱俗不羁,我们讲高士,是我的偶像,我在画这些人物的时候,把自己的期许,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把自己对自己的追求都可以充分地表达在画里。
 
雅昌艺术网:您如何看待“今之大千”这样一种美誉呢?
 
任重:首先实在不敢当,有一些朋友开玩笑说任重你的艺术和张大千很相似的一些痕迹,我是这样认为的,张大千是我的一个偶像,他作为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的一个重要画家,我认为他起到的作用是整齐百代,他整理了、研究了、继承了中国历代绘画最精华,他自己的作用我觉得起到了一个翻译的作用,首先我们今天去看待传统,往往有很深的隔膜,而张大千他在古人与今人之间可以,我觉得可以做一个终结,可以拉近这种时空的隔膜,自己也是非常赞同他的这种学习的方法,所以他学宋人,我也会学宋人,他学的晋人我也会去学人,倒不一定去模仿他这样去学习,因为我觉得这条道路殊途同归,它有相似之处,大家追求的东西可能就是一样的。另外我也学他,因为张大千实在是一个罕见的全才,无论他的山水、花鸟、人物、翎毛、祖兽,乃至于他的技法、工笔、写意、水墨、墨古、泼彩,我觉得他都是亘古以来天才型的大师,所以我不愿意去别人称呼我是什么今天的张大千或者小张大千,我觉得这个我不愿意成为第二个张大千,当然大家这么评价我,说明我学得还不错,就开心这个。
 
雅昌艺术网:谢谢您!我们很期待24号能看到您的十年作品展。
 
任重:希望大家来捧场,指导我。
 
雅昌艺术网:谢谢!